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虚拟偶像发展历史:虚拟偶像会有光明的未来吗?

普通人已经注意到了虚拟偶像时代的到来。二稿综艺排队,虚拟偶像直播层出不穷。公众看到的是新奇和激动。对于虚拟偶像行业的人来说,更多的是思考。未来发展的重点是什么?

虚拟偶像十三年

国内大小厂纷纷进场

当我们第一次谈论虚拟偶像时,我们不能避免三木和洛天依。这两位代表不仅拥有极高的市场份额和知名度,而且对虚拟偶像的发展历程和方向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2007年,作为全球第一位虚拟偶像,Hatsune Miku诞生。她的原型是语音合成技术的音源库。她的独特之处在于,她为虚拟偶像奠定了一个形成性的孵化模式。粉丝直接参与创造价值,在网上分享传播。在这种关系下,“我支持偶像”变成了“我制造偶像”,她的走红恰恰符合当代年轻人追求个性、自由、话语权的文化内核。

在官方的指导下,日本网友为Hatsune Miku创作了大量粉丝作品,根据自己的喜好给她设定和故事,把她塑造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经过几轮集体共同创作,Hatsune Miku演变成了一个拥有多个版本人物设计和形象的出道偶像。她在世界各地举办音乐会,并获得了许多商业代言。成千上万的人爱她,哈苏内米库被粉丝亲切地称为“殿下”。

2012年,这种模式在5年后本地化到中国。洛天依专属声音库正式登陆,我们迎来了中国第一个虚拟形象的到来。出道后发展速度也很快,留下了《权御天下》 《刀剑如梦》等代表作。成功登陆湖南卫视、央视等主流舞台,在大众中获得一定知名度。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国内外许多团队都复制了“洛天依和哈苏内米库”作为虚拟歌手的模式,但不幸的是,很少有人成功。在这条跑道上能跑出位置的跑步者很少。随着用户对虚拟偶像互动体验的提高,虚拟主播应运而生。

2016年底,虚拟主播绊爱出现在Youtube上,凭借他愚蠢的设定和犀利的画风,有很多粉丝。与Hatsune Miku和洛天依不同,绊爱不仅贡献视频内容,还可以通过直播与用户即时交流,带来更深刻的互动体验。

到了2018年和2019年,短短两三年时间,虚拟主播数量迅速膨胀,仅日本一国就超过1万人,在不同的直播平台上享受到了盛世生活。像惠和电脑女孩这样的顶级明星代表着一种强势崛起,他们共同开启了“虚拟主播元年”。

这期间,中国也迎来了开拓性的发展。Bilibili率先推出虚拟维度计划,孵化出中国第一位虚拟UP高手小西。其实还是借鉴了日本模式,未能显示出其独特的吸引力,市场反应平平。然而,随着新媒体渠道的扩大,技术不断创新和完善。阿里、百度、bilibili、徐谷未来科技等国内实力雄厚的科技公司纷纷进入市场。

2020年,培育多年的虚拟偶像圈生态成熟,全面爆发。随着短视频和电子商务直播的流行,虚拟偶像在探索商业实现的无线可能性方面面临着更广阔的公共舞台和新的挑战。目前,“虚拟偶像的江湖”还在继续,故事远比人们想象的精彩。

从模仿制造到独特定位

虚拟偶像另辟蹊径跑出特色

其实摆脱御宅文化的刻板标签,是虚拟偶像发展的一大趋势.在中国特定的文化土壤下,已经孵化出一批具有本土属性的虚拟主播。

由蔡明老师扮演的白发萝莉菜菜在首次亮相时迅速吸引了40多万粉丝。她的第一个节目直播在站内人气榜高居榜首,微博话题#蔡明菜菜紫#空降热搜。除了二次粉,紫成功的煽动了用户的增量市场,吸引了很多新用户来观看和尝试。

与此同时,就像美容化妆品垂直领域的IMMA沙司一样,儿童教育领域的班长萧艾在这场激烈的赛道上也突破了黑马

显示器萧艾是由定位是国内首位虚拟少儿阅读推广人.数字王国的子公司虚拟山谷未来科技(Virtual Valley Future Technology)创建的。作为一名12岁的狮子座女孩,萧艾主要面向学龄前和小学低年级的用户,通过分享学习和生活来引导和陪伴孩子健康成长。

对于虚拟山谷未来科技,萧艾显示器是一个重要的尝试,以建立一个消费虚拟人。纵观整个市场,这种创新性的探索也具有重要意义。这意味着虚拟偶像带给核心受众的不仅仅是培养模式下的娱乐快感,更是能更好解决特定需求的功能价值。虚拟与现实的有效联系无疑会给产业扩张带来巨大的想象力。

从解决造型设计到轻化应用

挑战点一直在变

经过十三年的发展,虚拟偶像经历了低潮,也经历了无数的亮点。做虚拟偶像当然很难。只是在不同的阶段,遇到的困难是不断变化的。正因为如此,整个行业始终处于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动态发展之中。

2007年左右,第一代虚拟偶像起步时遇到的困难是造型设计。因为没有成熟的参考案例,R&D团队只能参考动画和漫画,尽量契合大多数观众的审美。甚至在Hatsune Miku也出现过很多被人诟病的崩溃人物。

随着建模、驱动、渲染等标准技术的优化,虚拟人的建模变得越来越光明。绝大多数优秀的虚拟主播都使用类似CG动画级别的高模式技术,包括动态骨架和实时计算技术,保证在镜头前的自然表现。材质渲染技术保证了皮肤、头发、服装的真实感纹理,提供了舒适的视觉体验。

就像儿童教育领域的“流量新人”班长萧艾的走红一样,离不开形象加持。她的出现延续了迪士尼风格,不仅符合父母的审美,也受到孩子们的广泛喜爱。这是数字王国大中华区很多视觉效果艺术家用“显微镜水平”的标准创作出来的功劳。同时,艾弗森还应用了Digital Kingdom自主研发的骨骼绑定和实时动态技术,通过眼球追踪和多层轻物质重力的技术体验,可以实时显示艾弗森的表情和姿势。

所以从设计水平和实现能力来说,建模并不是虚拟偶像行业发展的绊脚石。现在我们在应用上面临更多的困难,困难已经从“如何制作一个虚拟人”转移到“如何展示一个虚拟人”。

事实上,虚拟偶像在直播平台上的业务频率较低,这也受到过度技术的限制。准备一个播出需要足够的时间,甚至需要场地和场地,所以运营成本高。坦白说,像萧艾班长这样只需要简单设备(一台电脑、一部手机便可以完成一次直播)就能随时随地操作的头像非常少。

技术应用的可移植性使“萧艾监控”能够随时与目标用户进行高频率、高效率的交流。作为第一个每天直播的虚拟主播,成为淘宝官方直播中“新奇特”虚拟主播的标杆。

虚拟谷未来科技在继续开发各种虚拟形象的同时,也为合作伙伴提供技术支持,解决了部分虚拟IP拥有者的技术短板,使得热门形象成功登陆。对生产效率和创新技术的不断追求,推动了虚拟图像产业向更好的方向革命和发展。虚拟谷未来科技表示,希望通过自己的技术优势,帮助更多的合作伙伴把市场蛋糕做大做强。

内容布局为虚拟偶像商业化带来N种未来

事实上,我们都知道技术不能直接产生内容,但它可以提供无数新的可能性。虚拟偶像早已完成了验证市场容量和用户培养阶段,进入全面拓展商业的第二阶段。

目前粉丝经济仍然是虚拟偶像实现的主要手段。Hatsune Miku、洛天依、绊爱等顶级代表基本靠业绩、授权、广告和周边地区获取利润。和现实生活中的偶像一样,这种实现金钱的方式有条件,有牢不可破的壁垒。相比塔尖,塔底的腰尾玩家更能准确反映行业生态。因为

事实上,在类型迭代的过程中,虚拟偶像逐渐探索出了一系列新的商业游戏,如电子商务带货、现实生活应用、定制服务等。也许,新班长萧艾“忙于事业”的现象很能说明问题。

疫情期间,班长萧艾发布了短视频和直播。她推出了以淘宝为主位的内容型直播房,通过陪读搭建场景营销,为家长和孩子带来了学习用品、玩具、消费品等商品。

据虚拟谷未来科技总经理唐家贤介绍,孩子的阅读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一方面,父母很忙,抽不出足够的时间带领孩子深入阅读。即使他们有精力,也未必能陪他们生动准确地看书。确实如此,不然“帮孩子写作业”就不会被反复搜了。

与父母和阅读主播相比,萧艾没有时间冲突、跨知识盲点、工作量等问题。能以饱满的心态随时输出不同平台、不同直播的各种专业领域的知识。

所以monitor萧艾的淘宝直播房非常受欢迎,每次直播最高观看量超过162万。作为站内新鲜感频道的主要玩家,她曾与出版社合作推出一款专门的儿童读物,以超低价格出售《美女与野兽》左右的文化创作,有潜力成为虚拟圈“威亚”。

此外,萧艾还受邀参加了由中信美术馆馆长曾訾荣联合开发的“名画之旅”项目。目前,萧艾参观了《清明上河图》 《韩熙载夜宴图》 《明宣宗行乐图》,带领成千上万的观众感受到了古画的艺术魅力和人文价值。

在探索跨境影响方面,萧艾班长也有很大的空间。联通的苹果手表X苹果直播单直播破239万。同时,在人民网帮助农民、中国传媒大学公益音乐会、SASAC推介会、央视少儿节目、香港2020交响乐音乐会《家的色彩》演出等各种活动中。萧艾班长作为神秘客人、优秀主持人、产品推荐官等参加了各种活动。并做了精彩亮相,积累了一大批忠实粉丝。

当然,这些只是虚拟谷未来科技发展商业帝国的一角。在总经理唐家贤的运营计划中,艾弗森未来将利用内容创造IP,从教育领域开始,逐步延伸到其他领域,帮助孩子成长,完成全面实现。据了解,基于萧艾班长形象延伸的《小艾问学》内容也已在各大教育平台全面上线。

虚拟偶像发展成可持续的长期业务只是时间问题。从Hatsune Miku到monitor萧艾,是行业寻求突破和创新的重要转折点。在不久的将来,虚拟偶像可能会成为一种常见的工作类型,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

【本文作者硬糖君由投资伙伴微信微信官方账号授权:娱乐硬糖,本文版权归原作者和原来源所有。文章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果内容和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社区处理。】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斯凯创业 » 虚拟偶像发展历史:虚拟偶像会有光明的未来吗?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