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蚂蚁对抗大象,马云和郭台铭赌上新的制造业

继苏宁、软银之后,阿里再次成为股东的提款机。

10月9日,鸿海精密在阿里巴巴股价超过300美元时选择高位套现,并通过其子公司富士康科技(Foxconn Ventures)出售了63万股阿里巴巴ADS,交易总额为1.863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5亿元)。

这不是富士康第一次减持阿里。仅在2019年,鸿海就出售了6.7亿美元的阿里巴巴股份,迄今为止的总减持量已达到8.6亿美元。根据公告,富士康仍持有阿里巴巴ADS 63万股,持股比例为0.02%。

很难想象,经常和阿里“互动”的郭台铭,曾经和马云吵过架。

两人于2007年在阿里参加了第二届电子商务会议。马云在会上带头攻击郭台铭、「富士康是制造业的大象,阿里要用很多蚂蚁推翻你」。

领导富士康成为“代工厂之王”的郭台铭自然不能容忍这种挑衅。他立即质问「蚂蚁怎么可能推翻大象」?

虽然经过这场激烈的争论没有输赢,但富士康在蚂蚁和大象发生纠纷的那一年,向阿里投资了2.72亿港元(约合人民币2.5亿元),并一直举办到今天,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随着阿里新制造的出现,似乎是时候揭开蚂蚁和大象之争的答案了。

01

2016年10月,马云在云起会议上首次提出“五大创新”:新零售、新金融、新制造、新技术、新能源。其中,新制造意味着利用数字技术对传统制造进行深度重构,实现智能化、个性化和定制化制造。

郭台铭在“蚂蚁或大象会打倒谁”的问题上与马云有过争执,在新制造的问题上也与马云意见相左。

在2018中国IT领袖峰会上,郭台铭表示,马云提出的新制造其实是他加的。这还没完。他还举了两个例子来反驳马云。

“如果李小嘉想喝水,他可以通过按手机上的按钮得到一瓶水吗?当然,如果不能,还是得有实体经济。”。

“刚才去厕所的时候,发现大家都在排队。很多人来和我拍照。有人问我:你亲自上厕所?建议主办方以后给我们装个互联网管道,以后直接传到华大基因。

通过这两个例子,郭台铭的态度非常明显。在他看来,实体经济才是重中之重。「新制造就是现在的工业互联网,是互联网+,互联网不是万能的,最终要落地到实体经济」。

对于这一套观点,郭台铭不仅这样说,而且也这样做了。

IT领袖峰会后,他不停地从一个城市跑到另一个城市,甚至为此关掉了李嘉诚的晚餐,只是为了向清华大学的学生宣传他的工业互联网理念。

郭台铭这样做是有其自然原因的。这些动作其实是在为即将上市的工业复联包装。他希望用工业互联网的概念来淡化工业复联的贴牌生产色彩。

02

当郭台铭站在四个平台上为产业富裕联盟“增光添彩”时,马云悄悄地向富士康开了一枪,并在内部启动了一个新的制造项目。

2020年9月16日,阿里隐藏了三年的新制造项目“犀牛智能创造”终于在杭州亮相。

无论是马云的新制造,还是范姜作为法人和公司董事长,都表明阿里对“犀牛智力创造”的高度重视。

简单来说,犀牛智造其实是阿里利用云计算、物联网、AI等技术赋能工厂、实现数字化升级的载体。两年来,犀牛智佐为200家淘宝天猫商家和主播提供制作服务。

测试结果表明,高度数字化的犀牛工厂可以在保持低成本、高效率的同时,承接更多个性化、小规模的订单。犀牛智能可以缩短送货时间75%,减少库存30%,甚至减少用水量50%。目前犀牛厂可以订购100件,7天发货。

要了解犀牛的智能,还需要了解另外两个不可或缺的信息。一是它的目标是什么。据该官员称,犀牛智能旨在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数字制造基础设施,允许企业像云计算一样使用犀牛智能;另一个是马云在2016年提出新的制造理念时,说未来机器吃的不是电,是数据。

基于以上信息,阿里的新智造目前的最大特点就是「快」。

这种快速的表现是基于阿里在电子商务方面的经验,从而提前预测消费者的需求,提高效率。犀牛智佐目前取得的成绩也证明了这一点。其合作伙伴主要是阿里擅长的服装品类,应用后工厂的库存和生产周期也有所减少。

换句话说,戴上了阿里光环的犀牛智造,虽然官方给出了目标,但落在实处却是模糊不清的。

首先,如果仅仅依靠我们在电商方面的优势,通过预测需求来提高工厂的效率,那么阿里的新制造在信息分类上其实是在做和58个城市一样的事情。这当然起到了提高效率的作用,但这个结果不仅阿里能做到,JD.COM和平多多也能做到。

与其他子行业的制造业相比,服装行业的难度相对较低。自称传统制造业数字化使能者的阿里,能否将自己在服装方面的经验移植到其他行业,也值得怀疑。

事实上,阿里在其他子行业也有先例,但并不成功。

2016年,阿里巴巴云与徐工集团合作打造中国工业云平台“徐工工业云”;2017年,与光伏企业GCL达成合作,双方同意通过大数据分析技术建设GCL光伏切片智能工厂。

不尽如人意的结果表明,阿里虽然依靠服装行业的电子商务优势来赋能服装制造业,但要向其他行业迁移并不容易。

第二,阿里在新智造方面扮演的角色是运动员还是裁判员,或者兼而有之需要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

据界面新闻报道,犀牛模型厂的信息发布后,有制造从业者表示担忧,担忧的核心是如果阿里的确做到了成本和效率的提升,同时又有自己平台的支持,引导电商去这个工厂下单,会对其他中小代工厂造成非常大的冲击。服装工厂担心会被有渠道优势,又能提高效率的阿里抢走生意。

所以,目前犀牛智能首先要回答两个问题,即在制造业中涉及到什么程度?它在制造业中扮演什么角色?

03

马云当然可以凭借阿里的实力“天下无难事”,但他知道,在制造业打拼多年、距离台长位置仅一步之遥的郭台铭,并不是一个游手好闲的人。两者在“蚂蚁和大象”上的区别不仅仅是口头上的。

马云秘密打造新制造项目的时候,郭台铭也推出了他基于富士康的“新制造”,也就是2018年登陆a股的工业复联。

根据工业复联上市后披露的信息,其业绩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

首先是智能制造。工业复联的代表是位于深圳的“柔性装配作业智能工厂”,被世界经济论坛选为“制造灯塔工厂”。阿里犀牛工厂被联合国认定为世界第一家服装行业灯塔工厂。

其次,科技服务。工业复联搭建了跨行业、跨领域的工业互联网应用平台——富士康工业云平台,面向制造企业的智能化转型升级,提供软硬一体的科技服务整体解决方案,已在汽车零部件、汽车电子、机动车等多个领域得到应用。

工业富裕工会联合会的下一步发展也集中在这两个方面。工业复联首席数据官柳宗昌在今年6月上市两周年峰会论坛上表示,工业复联将在2020年打造10家灯塔工厂的整体解决方案目标,进一步探索可以大规模复制推广的价值场景和模式创新。

与阿里从互联网来到制造业中去不同的是,在制造业「根正苗红」的工业富联选择了一条挑不出毛病路线,即在智能制造上先用自身做实验,摸索出方法论后再复制推广。

如果单看路线,工业复联似乎实现了转型升级,走过了来之不易的日子。但事实并非如此,甚至其基本盘都遇到了困难。

2020年上半年,工业复联的营收和净利润表现并不理想,其中前者仅增长3.6%至176.65亿元,后者下降7.98%至50.4亿元。由于疫情的影响,制造企业的绩效与过去不同是合理的,但绩效差长期以来一直是工业富人联合会的常态。

据iFinD数据显示,上市两年来,无论是总收入还是净利润,无论是规模还是增速,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甚至部分出现了萎缩。

其中,总收入增速连续三年下降,从2017年的30.01%降至2019年的-1.61%。净利润的表现有涨有跌,2017年和2019年的增速分别为10.45%和10.08%,基本持平。2018年出现大幅下滑,同比下降3.93%。

反映在业务上,工业复联支柱业务明显下滑。

工业复联的业务分为三部分:通信网络设备、云计算设备、精密工具、工业机器人。其中通信网络设备业务占营收的60%,该业务的营收规模从2018年的2591亿元下降到2019年的2445亿元,增速也从2018年的20.82%下降到去年的0.1%。虽然云计算设备业务收入仍在增长,但增速也大幅下降,从2018年的37.11%降至2019年的6.33%。

至于承担着工业复联转型重任的新业务,即精密工具和工业机器人业务,情况也不容乐观,不仅规模小,发展也停滞不前。

2018年业务创收5.1亿元,同比增速下降46.33%。虽然一年后实现了20.38%的正增长,但与4087亿元的总收入相比,6.2亿元的收入规模仍然有些难以承受。

同时,这个占比最小的业务恰恰是三大业务中利率最高的,2019年达到32.25%,远高于云计算设备业务的4.02%和通信网络设备业务的11.17%。

考虑到支柱业务通信网络设备业务浓厚的贴牌色彩,可以说现阶段工业复联给自己贴的科技标签名不副实。

04

在工业互联网的热潮中,初创企业和大制造商都通过与行业内企业合作,将自己的制造经验与自身的技术优势相结合,从而赋予传统制造业权力,这是一种常见的做法。虽然不是纯互联网企业,但路线本质上是一样的。

阿里选择了另一条路。他没有与现有的工厂合作,而是建立了自己的工厂——这样一来阿里就必须面对一个所有代工厂们都极力回避的问题,那就是与客户进行竞争。

如果阿里想成为三星那样的手机。

供应商也是终端厂商,这条路线没什么好说的,只是茫茫手机江湖中只有一个三星这样的“异类”。而且阿里本人不是制造业出身,失去了与传统企业合作的机会,几乎错过了吸收制造业精华的机会。赋予制造业权力的愿景变成了空中楼阁。

可见犀牛智能虽然在头上制造了很多光环,但是前路并不明朗。

工业富联的情况其实与犀牛智造相差无几。

虽然支柱业务已经没落,但“代工之王”的桂冠还会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而承载着转型希望的精密工具和工业机器人行业,不仅收益相对较小,而且进步性较差,这给工业富豪联合会的“大象转向”增加了一些不确定性。

13年后,马云和郭台铭关于“蚂蚁和大象”的争论还没有结束。无论是气势磅礴的犀牛智力创造,还是财力雄厚的产业富豪协会,新制造业都任重道远。

【本文作者魏雨琦获得投资伙伴微信微信官方账号:互联网圈授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和原来源所有。文章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果内容和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社区处理。】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斯凯创业 » 蚂蚁对抗大象,马云和郭台铭赌上新的制造业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