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深密:年入千万,颤音“段子工艺品厂”培育

明星经纪人转行直播,带来商品和大码经济迎来春天

今年夏天,从国外传来一股BM风,迅速席卷中国。穿BM品牌小码服装在中国街头穿行的女生也叫“BM女生”。

短视频,自媒体,为人们种草提供一站式服务

这是一个疯狂的时代。颤音和Aauto rapper一夜之间席卷全国,短视频成为超级赚钱机器。

从专业演员到流行的网络名人,从企业家到微信商人,从学术大学到科勒人,从邻居的小姐姐到送外卖的弟弟.有一段时间,大家都在做短视频。

但是短视频的掘金之路哪有外界描述得那般浪漫?

有人做了几千万粉丝的矩阵,却亏了几百万。

有些人一月份涨了几百万美元,却患上了抑郁症。

有人做了一个1000万级的大号,不到一个半月就消失了。

更多的人,根本没有跨过500断播,一万粉丝线,早已默默离去。

短视频已经成为修罗场,梦想在这里绽放,也在这里被碾压,人们爱的要死,却又恨得咬牙。

让我们穿过迷雾,以一个当事人的角度,探究短视频世界的财富密码。

(本文中的人物和公司都是假名,以真人为基础。(

“韩畅,你小子最近忙什么呢?每天,他都那么神出鬼没?”

这几年每当有人问这个问题,韩畅都懒得管:“我忙什么你可以不管,我跟你说也听不懂。反正我就是干这种事,每年赚几百万。”

不出他所料,对方立刻张开嘴,瞪圆了眼睛,上下打量他,脸上露出一种外星人的神情。这家伙心里一定在嘀咕,敢情韩畅该不会是进了什么传销组织吧,要么就是脑子进水了,这走火入魔的样子,啧啧啧。

韩畅是老手,对网上各种梗天生敏感,也很会做梗。他可能什么都做不了,但插科打诨绝对是第一。

平日里,他是个说着地道唐山话的胖子。当他走上舞台时,他被郭德纲迷住了。很遗憾他没有按照很多朋友的评论说相声。

其实当他回答“他每年能赚几百万”的时候,他只是放弃了银行的铁饭碗。可能他那个月一分钱都没拿到,下一顿饭到底结不结还是值得一说的。

甚至在一个和朋友合伙的创业公司,他做的都是幕后,属于“倒茶入水”的角色。

没想到,几年之后韩畅爆发了,段子手做出了出息。

这个时代不缺段子寿,但这样的段子寿并不多,他们组成豪华的段子寿军团,用短视频横扫互联网圈,拥有上亿粉丝,年收入近千万。

韩畅后来想,将来如果要写一本回忆录,名字就叫 《了不起的段子手》

都是12年前开始的,韩畅大一的时候。他是一个“任性”的人,只有自己真正热爱的事情才会真正用心。

除了“段子寿”,韩畅还有一大爱好,篮球。他是詹姆斯的狂热粉丝,所以每天都和百度詹姆斯混在一起。没想到,两年后,我成了一个大酒吧老板,开始了詹姆斯酒吧的官方微博。

当时正是互联网崛起的红利期。他对互联网感觉很好,很快就积累了100万粉丝。

毕业后韩畅去银行上班,接了国企的铁饭碗,体面稳定,令人羡慕。

2016年,大洋彼岸爆发了史无前例的战争。以3-1的大比分,詹姆斯经历了一场艰苦的斗争,最终上演了一场逆转潮流的神话,为克利夫兰骑士队和他的家乡带来了冠军。

韩畅激动得流下了眼泪。那是一个不眠之夜。作为詹姆斯酒吧的大酒吧老板,他立即决定制作一个纪念视频。没有再耽搁,我们开始通宵工作,视频终于出来了。太阳升起的时候,他终于点开了释放键,然后就睡着了。

视频还是有点粗糙。只是粗糙。我尽力了。

大半天后醒来,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韩畅忽然发现手机被打爆了。打开电脑,又看了一遍。他立即吸了一口冷气。他做的视频是怎么打开一张小卡片的.

原来这个叫《冠军之路》的视频被激动的粉丝炸飞了,几天之内播放量竟然达到了几千万。

韩畅的眼中再次噙满泪水,迎来了一个精彩瞬间,这是他第一次与视频亲密接触。

本来韩畅长期从事贴吧和微博,现在在玩微信官方账号,实力就是图文。但他万万没想到,是视频第一次做出了如此惊人的传播。

这个时候还没有“短视频”这样的概念,但是视频的力量已经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虽然很多年后,很多一二线城市的kol痴迷于“节约时间”,他们仍然认为“图文是获取信息最有效的媒介”,但在韩畅看来,视频的意义在于“破圈”.

看不懂图文的会过来看视频。那些没有读书看报习惯,一看到一堆字就觉得头皮发麻的人,才是视频应该赢的全新蓝海。

要知道这个群体的群众远远大于学生、白领和“知识分子”。

韩畅“我跟你说这事能成,视频就是未来。”开始招人,打算进入视频领域。

“可以挽回”但是周围没人听。”手机是不是破坏了网速,画质,体验不好?”

但是技术会迭代。韩畅觉得这些人太短视了。他突然想起来自己有一个年轻的芮楠,在北京一家互联网内容公司上班,视频播放很好。

他很快联系过去,聊了很久,最后达成合作意向,成立工作室,业余时间兼职做视频。

韩畅写剧本,芮楠负责拍摄和剪辑,内容方向是NBA短视频,由詹姆斯吧、微博、微信发送。一切看起来都很美。

没想到,当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事情发生了变化。

今年腾讯一举拿下NBA所有版权,更别提视频剪辑了。随意发个图,你可能每分钟都成为南山法院的被告。

韩畅只觉得一声吼,眼睛黑黑的,婴儿生龙活虎,死在摇篮里。

这是.冷?组.分手?

“兄弟,你这个方向一定没错,就是未来,就是我们来得有点早。早也挺好的,我们可以提前占位、等风来。.”还好瑞楠在京工作,长期沉浸在一线互联网圈子里。各种麻烦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芮楠带来了一条重要信息:短视频正在成为全球范围内的新趋势,被投资人和创业者普遍看好。

在美国,从vine的昙花一现到musical.ly的突然爆炸,再到输油管道上的大量短装,都预示着这场风暴的酝酿。

国内已经有微视、二次元、小卡修等平台,但还不成熟。

一场革命正在发生,没有理由半途而废。两个人决定换个方向,他们梳理细看了老半天,突然发现最好的方向其实在最近的地方。

做本地号!既是唐山人,对家乡的感情和理解也不是三言两语的。但是这个时候,微博微信里有很多本地号码。如何才能脱颖而出,突出重围?

“都是图形数字,我们拍视频!”这是第一步,但还不够。

就在那时,网红经济面临更迭,整容脸蛇精病已经不再吃香,papi酱这样兼具才艺与个性的kol开始崭露头角。

不然就当唐山人的papi吧。“本地号脱口秀段子手网红短视频”,一条新的战略主线已经形成。

但是问题又来了。谁在镜头里?瑞楠更擅长投篮。韩畅虽然是高手,但是面对镜头会很不自然。

在纠缠中,韩畅正在翻手机,突然拍了拍大腿:“我找到一个人,他做不好!”

原来他正在刷手机,微信里传来一条消息:“我哥哪来的钱?你们银行贷款吗?”

这是一个小学同学,他叫斋藤优子哥,一个标准的“社会人”,每天遇到每一笔生意。

按说,大家的圈子根本没有交集,但是韩畅凭借自己的职业本能去看了他的朋友圈,突然发现这家伙发了视频。

原来他还做了婚礼司仪.哦,这小子还有两次,站在舞台中央,满满的摄影机感,讲正义,插科打诨。

以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韩畅快步走到门口:“有发财机会要不要看,一年几百万那种!

然后,他调动了自己所有的智慧、耐心和口水,开始了历史上最符合逻辑、信息量最大的洗脑,持续了几个小时。“短视频时代已经到来!”把自己想象成乔布斯,这种洗脑取得了惊人的效果。

斋藤优子兄弟刚刚.睡着了。原来他平日连微博都不玩,更别说短视频了。听了韩畅的演讲,云里雾里看花,已经神游了。

“是吗.结束了吗?”斋藤优子兄弟揉了揉眼睛。“那之后我就回去了。”

韩畅又哭又笑,最后他说:“听我们的,什么都不要做,拍个视频好不好?”

就这样,第一个视频终于开拍了,斋藤优子哥很牛逼,但是他对这个不感兴趣。“你说这个,怎么赚钱,怎么赚几百万?”

“以后肯定是,百万少!”韩畅说完这句话,感觉有点像传销头目。

现在是元旦,拍完视频大家都已经分了。不知道下次还能不能再聚一聚。韩畅有点失落。直到两天后,他突然接到一个熟悉的号码打来的电话,这是哥哥斋藤优子。电话那头传来激动的声音:

”卧槽兄弟,你这视频太牛逼了,这事我干定了!“

2017年1月23日,腾讯视频、微博、微信官方账号同时发出一段名为 《唐山人春节串亲戚指南》 的视频,下午爆炸。

以微信微信官方账号为例,一晚上阅读量就达到了一万。要知道这个新开的微信官方账号只有十几个粉丝。

对于柱子哥来说,这些数字都不重要。他最直观的体验是,突然很多亲戚朋友走过来,指着一个视频问他,这是你吗?

微信官方账号“唐山诸葛说”诞生,韩畅、芮楠、诸葛的短视频创业之路正式启动。

个性化定位,朱哥的ip,韩畅的剧本,芮楠的视频制作.从一开始,这个数字就在滚动,并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粉丝数据不断攀升,韩畅每天都活在鸡血状态。

微信官方账号稳步推进,微博同步上线。他们还在qq空间开辟了一个新的战场,并在微博上与著名的mcn签订了合同。

工作量一夜之间爆炸,似乎有无穷无尽的事情要做。但是三个人在异地兼职,每个周末只能聚一聚。

机会不等人!经过多次犹豫,韩畅终于下定决心,于2017年8月从银行辞职。

可以想象,这种越轨的选择几乎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对:这个家伙没有一个好的铁饭碗就跳出来瞎折腾自己。这是不是他脑子进水了?

创业故事:谈谈我的工作、收入和丈夫

今天我就和大家说说我的工作,收入,老公。之前就有同学好奇过这一块!应该高调创业还是低调创业?网上赚钱没有捷径,只有正确的方式方法,投机取巧的赚钱方式是病态的,最终会翻船,让你得不偿失。

要知道那时候短视频不错,但是不赚钱。他们不仅不赚钱,甚至看不到钱。像papi酱这样的成功人士很少,大部分创作者还在用爱发电。

韩畅管不了那么多,就天天呆在家里,反复研究拆解别人的短视频,疯狂写剧本。

然而,问题很快接踵而至。

唐山朱哥说虽然粉涨了一路,但还是拿不到广告。

不,准确的说,他们从2016年到2017年收到了两个广告,年收入3000元。

不值以前的月薪.

微博虽然签了大mcn,但是广告主的甲方和别人带来的流量都是“全国范围”的,和他们的本地号完全不匹配。结果一年后没有收入。

虽然qq空间越来越好,但是里面全是没钱的学生,其他广告商根本认不出来。

于是出现了一个似是而非的情况:微信官方账号和微博粉丝还在上升的同时,完全没有商业化的希望。钱呢,钱在哪儿呢?

就这样,韩畅硬着头皮前进,在更新97的压力下,眼前的积蓄烧光了。

最后有几个人坐不住了:“这件事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你得解释清楚,不然你会发黄的!”

“要不,我们换个新平台试试?”芮楠提到了另一个重要信息。

此时颤音已经开始爆发,这个全新的短视频平台正在席卷一二线城市的用户群。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算法推荐的平台,也就是说即使你的粉丝不多,也有可能因为算法推荐而一夜成名。

后来的事情证明,他们的这个判断是对的,但只对了一半。

没有再耽搁,他们立即出发,唐山的朱师兄说他已经登上了振动平台。

刚开始视频播放音量不高,但每一个都只有3-500。瑞楠说别急,先按

根据颤音的要求优化视频,比如竖屏拍摄,提高画质等。不管怎样,让我们放松一下,把它看作又一个分销渠道。

韩畅一开始持怀疑态度,但是几十个视频下来,一个遛狗的视频一下子就火了。

现在想来,他还记得那一刻的震撼,打开颤音界面,赞、评、粉的数量以零点几秒的频率更新,突然变成省略号。

这是他从未见过的。颤音的推荐逻辑很明确:从300到500,从500到1000,从1000到3000,从3000到5000,从5000到10000,从……最终播放量达到了几千万。

是什么导致了这个结果?韩畅的脑子像电脑一样工作,此刻各种数据都是借来的。这是韩畅的另一个天赋,对数据敏感,善于分析数据。

算法推荐,算法推荐,这是什么算法,我能解决吗?

第一,完播率,有多少人看完了这个视频,为什么他们能看完它,为什么他们看完之后不把它刮掉呢?

第二,点赞率,什么比例的赞和播会导致更高层次的推荐,这种赞怎么会被触发?

第三个是评论率.为什么这个视频能引起这么多评论?我埋过哪些槽和梗?大家看到了都忍不住留言。

第四,加粉率,有多少人因为视频进入了我的主页,有多少人关注了它?

第五,算法标签,我如何“告诉”算法这个视频是关于什么的,它是如何判断的,以及它是推给谁的?

第六,附加因素,我什么时候发的?我的文案和第一帧够抓人吗?

……

渐渐地,一切都豁然开朗了。

算法就像是一台机器,这台机器有它的密码,有它的公式,你要做的是把它解出来。当然,你的答案几乎每次都不可能正确,但你可以无限接近正确答案。

刹那间,韩畅觉得自己又回到了高考的战场,突破了每一科,偶尔“跑题”。他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和试卷背后的神秘人竞争。

这种审视开始出现在每一个后续的创作中,一旦走上正轨,后续的每一次迭代都变得清晰起来。火,为什么火,不火,为什么不火?

作为一个关于颤音的短视频创业者,如果你想创造“好内容”,你必须明白“好内容”分为两个层次:

一是内在价值上的好内容。

二是“平台认为你是”好内容。

只有这个视频取得的数据表现可以让算法满意,成为“平台认为的”好内容,它才可以被推荐给更多人。

也只有这个视频从内在价值上说真的好,而不是“简单欺骗算法”,它推荐给更多的人,才能带来更多真正的粉丝和点赞。

按照这个思路,唐山朱哥说他开始抖声了,进步很大,但是问题来了,粉丝和广播数量猛增.他还是不赚钱,收不到广告。

没有收入,团队再次陷入绝望。

“韩畅,我该怎么办?”大家看着我。我看着你。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长期以来粉丝多,流量猛,但是不赚钱。成了全队头上的一块石头,就像诅咒一样。无论做什么,似乎都摆脱不了。

很长一段时间,新媒体圈都在说“肥了就杀猪”,但现在粉丝都在,猪也够肥了,你不知道去哪里杀猪。

如果早两年,大家还可以去资本市场讲故事讲金融,但是现在一级市场已经陷入低迷,两个人没有显赫的背景,怎么能拿到钱呢?

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韩畅说了一句他无法相信的话:”卧槽,要不我也上吧!“,听着他沙哑的声音,怀疑这是绝望之后的疯狂。

韩畅终于从幕后走到了台前。他已经快疯了。猴子身体里的一面又爆发了。他决定面对站台,前面刚刚好!

不是玩算法推荐吗?我要揭发你。你的算法怎么了!赚不到钱,反汇编算法拿第一,哈哈哈哈!

回顾这几年的折腾,他毫不犹豫地说出了新的号码:失败者学院!

没错,劳资就是一个loser,我辞了工作、拼了老命来玩短视频,现在粉丝有了、流量有了,只差最后一步了,却丫的没广告!

韩畅上台,一张V复仇者的照片出现在眼前。他不知从哪里找到了一副墨镜,一个面具,一件风衣,就像一个黑客怪胎。这是我的盔甲!

没想到,穿了这么无脸的衣服,他竟然不怕镜头,说话很自然。不过长长的一段脱口秀怎么才能一字不差地搞定?这事难不倒他,一句一录法。

《新人如何玩转短视频获取百万粉丝?》 ,这个全新的主题终于上线了。韩畅几乎绝望地开始了最后的表演,但他没想到命运会在这里开一个小小的玩笑。

这个号码并没有像预期的那样被屏蔽,虽然他可能说了一些平台不喜欢听的话。这说明算法并不能真正理解你的内容,也不能判断人的心情,只能看数据做标签。

这个数字并没有像斋藤优子兄弟那样爆发,只赢得了8万粉丝。

然而,它赚了钱,而且赚了很多钱。

这是韩畅的团队第一次赚钱。数额不算庞大,但如果晚一点,他们真的会解散。

生意一开,就有了感觉,韩畅开始专心赚钱。唐山朱哥说他不赚钱,那他纵向细分呢?“朱哥吃唐山”以地方美食为主怎么样?

这才是正道。新颤音数量在短短一个月内增加了50万粉丝。更重要的是,广告来了。

那是一个黄金时代,每周都有两三家本地企业上门。他们开始有意识地教育市场,广告的要价从3000涨到10000。

后来看起来这些都是小钱,但是刷一刷也是会上瘾的。他们开始在想象中过着优越的生活,吃喝自由。

没有远见,必然有近忧。很快,当地的美食商家被他们搜刮一空,渐渐的广告也没有当初那么多了。

一种强烈的焦虑来了,挣了钱就花了。在大城市买房买车和财务自由的梦想似乎还遥不可及。

韩畅决定建mcn。他起了个“新名字”,叫知识汁,里面一个女生当老师,分享冷知识。

这是一个全国性的号码,在接收广告时不会受到当地商家规模的限制。

但出乎意料的是,这个数字很快就赢得了N多名粉丝,但仍然没有赚钱。

老问题又犯了,不过这次韩畅找到了正确的思路。不赚钱就垂直分类,垂直细分。于是他们开始弹吉他,给野兽打电话,阿木说鞋子是平等的,所有的鞋子都是垂类脱口秀段子手模式带货.的。根据这个想法,他们继续扩展,制作矩阵.

在颤音的世界里,先肥猪再杀猪的逻辑是行不通的。正确的做法是“趁热割一茬”。变现的核心不是粉丝数,而是你的盈利模式。

你从一开始就要思考怎么赚钱,赚谁的钱,靠什么赚钱,提供什么价值……这些问题要明确,具体,详细,在此基础上,把数字的定位反过来。

而不是一味追求粉丝和流量,迷失在数据增长的泡沫和假象中。“韩畅,你小子最近忙什么呢?每天,他都那么神出鬼没?”

“当我告诉你的时候,我无法理解。反正我就是干这种事,每年能赚几百万。”

几年后,韩畅再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眼神就多了一点冷漠。

他知道公司账面余额差不多有1000万。

他也知道提问者还是会认为自己脑子有问题,过了几年,提问者的收入还是那个数,是死工资。

在银行工作,一年15万,还是40年600万?2-3年能赚回这笔钱一次怎么办?虽然,也有可能在2-3年内一次性输光所有的钱。

这就是韩畅的逻辑,创业者的逻辑,如果说兴趣爱好来自于一次次的小高潮,那么财富积累就是靠一两次的大高潮。

这是一个疯狂的时代,短视频已经成为修罗场,梦想在这里绽放,也在这里被碾压,人们爱的要死,却又恨得咬牙。

不过无论如何,这是一个好时代,你可以有热爱,可以有梦,更可以把梦和热爱酿造成奇迹。

来源:一场辩论(ID:bianlenove)

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ZMfHXelAEW53cah7yIB-pQ

申请创业报告,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这里讨论新的创业机会!

百度创业20年第一部纪录片开播

9月23日,百度首张纪录片上线,讲述百度七剑客和李彦宏在北大资源酒店的创业经历。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斯凯创业 » 深密:年入千万,颤音“段子工艺品厂”培育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