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吴红生十次问CSDN江涛:35岁以上的程序员都去哪儿了?

我得买个锤子,买个苹果。罗灿永浩是如何实现梦想的?

只要有梦想,就愿意努力。如果你在一个地方失去了他们,你肯定可以在其他地方找到他们。没有人比罗永浩的梦想更有野心。他一心想收购——个美国苹果,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很少有人比罗永浩更努力,研发产品,销售推广,寻找融资,口吐白沫,不停歇。但是如果你有梦想,努力,你可能会成功,也可能不会成功。

短视频,自媒体,为人们种草提供一站式服务

问答时间:2020年6月11日

主持人简介:

吴红生(名为: bra):腾讯云中小企业产品中心总经理、DNSPod创始人、洋葱令牌创始人、网络安全专家、域名及DNS技术专家、知名个人站长、中欧国际商学院校友。

嘉宾简介:

江涛,CSDN的创始人和主席,极客邦风险投资的创始合伙人。拥有25年的软件开发经验,曾领导过巨手电脑、金山词霸、超级洁霸的开发。CSDN成立于1999年。2011年,他创办了极客邦风险投资公司。作为一个懂技术的投资人,他投资过聚合数据、巨杉数据库、传智播客、乐东卓越(我叫MT)、IT橙等100多家高科技创业公司。

以下为对话原文整理:

第一问

吴洪声:,我记得你应该在三十岁之前就成为金山的一名主管。以后想怎么创业?当时是什么样的机会?这种身份转换经历了哪些波折?

蒋涛:我第一次创业是在1998年,那是一个个人英雄和个人软件的时代。如果你能做出一个所有用户都能用的软件,那就有市场了,你可以做自己的公司。运气来了,那就有机会了。当时我刚好是梁,超级反霸的合伙人(超级反霸的创始人,国内顶尖程序员之一),自己出来做产品,需要营销和宣传。我在金山的时候对这些有一定的了解,一起创业。

传说:1998年,梁、联合成立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发布超级洁霸5.0,并在海报下合影。

每个程序员都想做自己的产品,这是梦想。雷军曾说他受到《硅谷之火》的启发。事实上,当我们读到它时,我们都非常兴奋,包括乔布斯、比尔盖茨网景.的创业故事。硅谷有一个基准和一个机会,所以它开始创业。而且相对来说,当时的创业者还是比较少的。除了做产品,我们刚刚对市场有了更好的了解,所以这是一个机会。

首先,波折过去了,尤其是对于中国程序员来说,或者说我们当时更明显,就是更注重技术本身。因为我学的是理科,做的是技术产品。从产品到市场和用户,都需要对渠道用户有深入的了解,这是一个障碍。产品好卖的话,前期会容易一些。

再者,当公司达到一定规模后,在团队和管理上会面临很大的挑战。这和当初的理工科不太一样。属于社会学、心理学、管理学等领域,都要经过一步一步的学习。所以很多时候,我觉得大部分科技创业者这方面的基础知识都需要补充,这是最大的区别。

第二问

吴洪声:,你认为开发者‘s的身份在你创业的过程中给你带来了什么优势?可以举几个例子来说明吗?

作为一个开发者,蒋涛:创业了,我最大的优势就是可以做自己想做的功能。很多人可能想做某件事,但是因为没有技术背景而做不到。

比如我有一个朋友,以前是浏览器玩游戏,因为为了在浏览器上运行web游戏,首先用户有需求;其次,在招聘过程中,很多都是游戏公司背景,但是浏览器需要用C和C编程,对性能要求高,不容易招到人。在采访中,他发现大部分游戏是因为原公司倒闭出去找工作而写的,50%-60%的游戏产品由于各种原因没有开发出来,导致他们无法上线。一个游戏公司的老板,可能想象着要做出什么东西,但最终却做不出来。对于程序员来说,至少他们有能力做出来,所以我觉得这是程序员创业的一个非常好的优势。

但是程序员创业是有两面性的。和陶斯数据创始人陶建辉谈技术创业时,发现程序员都是从技术维度创业,觉得自己什么都能做,因为实现功能并不难。一个具有商业产品思维的创业者,则会聚焦于用户到底想要什么.

创业的关键是用户想要什么,而不是你能做什么。就算是做出来的,真的是用户想要的吗?

第三问

吴洪声:,作为超 3100 万,一个注册开发商社区的创始人,你见过的最好的开发者是什么?能否分享一个不一样的故事?

蒋涛:有两种类型的开发商特别出色。一个属于技术能力超强,一切都可以实现,它可以钻入系统的本质。我最早的伙伴梁就是这样。他能找出一个问题的根源是怎么来的,原理和体系是什么?这需要很强的专注力。他以最原始的水平理解了操作系统底层和视频编解码,还写了一本书《编程高手箴言》。1997年,为了看Windows的核心代码,他在回龙观租了半年的房子。他要耐得住寂寞,研究这些非常系统和核心的技术。

包括我硅谷的一个朋友周毅(国内第一个下海分享软件的人),他曾经是搞软件的。我们《程序员》杂志的封面人物是他的——《去美国赚美元!(作者:李学凌,YY创始人兼CEO,《程序员》杂志前主编)。他技术很好。他负债累累。他去美国不到半年,一个月挣5万美元。后来,我去美国看他。他一个人在研究芯片,他认为这并不难。很难想象这是工程师的力量。一个人可以做大事。

图例:《程序员》杂志第一期封面

另一个是有广度,它经常决定自己的商业成功,而不仅仅依靠技术本身。技术很强大,但也有商业和市场能力。如果有这样的人,公司基本可以做到10亿以上。我见过很多这样的科技创业者,比如王兴、张小龙、张一鸣,他们真的能赚上百亿的价值。

程序员有什么特点?最优秀的程序员是逻辑和系统非常清晰的,能把一个问题进行比较好的拆解.有点像哲学中的机械论,分解一切,这是理工科的基本能力。

在机械论的基础上,要有系统的整体思维。这是对人的高要求,需要磨炼。张一鸣曾经说过“把公司发展成产品”,把公司当成产品,他对这个问题的观点被提了出来。包括王兴的“无国界”,关于基础管理的思考。反映在硅谷,我们现在说的精益创业和OKR,都是程序员创造的。例如,OKR来自英特尔的安迪格罗夫(安迪格罗夫),不是来自管理层,而是来自他自己的经历。

不钻技术,但用技术的视角去分解这个世界,能够理解到这个世界的运行法则,他的逻辑可能和过去的经济社会有很大差别.最终,我们在数字世界创造价值。如果我们有一套哲学理论,对数字世界的本质有深刻的理解,那么在这个高度和竞争对手对抗的时候就不一样了。

第四问

吴洪声:CSDN是尖端技术的风向标。在你看来,CSDN在未来五年将何去何从?如何平衡媒体属性、社区属性、平台属性之间的关系?

蒋涛:我们下一个阶段要做的事情跟我们最初要做的事情其实是一致的,就是怎么去帮助开发者。

为什么开发人员需要互联网和社区,甚至比其他人更早,这是我们最初构建社区时拥有大量用户的重要原因。因为开发者在学习和工作中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需要支持,需要资源,需要帮助。

知识在全世界都是开放的,但是开发者在实践的过程中需要开源代码和开放知识。用时髦的话来说,我们的定位就是去帮助每一个开发者更好、更快、更有效地解决自己学习和工作中的问题,这是我们的初心,正在“赋予开发商权力”。

CSDN的媒体、社区、平台等属性串联在一起,帮助开发商解决学习和工作中的困难和问题。媒体推广对开发者有帮助的技术内容,开放社区允许用户互相帮助,互相交流。搭建一个平台,帮助开发者通过算法更有效地找到需要的信息。包括现在的颤音,b站其实是在帮助用户看到更多的内容,但是我们的内容比较特殊,和技术人员有关。

第五问

吴洪声:,你曾经说过这是一个“AI 定义的开发者时代”.除了AI带来的好处,你觉得AI会影响广大开发者吗?比如在应用层面实现AI自动编程是否可能?或者说你认为AI对开发者的替代效应是什么?

A5创业访谈对话网络侯:在网络安全的新时代,我们首先要了解用户的痛苦

A5创业访谈是A5创业网推出的前沿访谈栏目,与一线互联网创业者对话,讲述他们喜欢的创业故事。本次采访,我们邀请了网络安全专家、网络创始人侯先生做客,为我们带来了精彩的创业经验分享和网络安全领域的大起大落!

蒋涛:有关的终极话题是AI会不会取代人类,AI会不会取代开发者。我觉得一些机械性的工作可以代替AI级别的开发人员的一些功能,包括自动编程,有些级别是可以做到的,比如最简单的Autocomplete,只需要十几个代码就可以完全预测要写的代码。目前国内外有很多这样的创业公司,因为我们有足够的源代码库,它的性能必然会不断提高。

这是第一关,开发者发明所有的工具都是为了减轻工作负担,提高效率,开发者自身也在迈向这个过程。

但第二,要实现所谓的「强智能」.智能仍然很难,它能实现更多的泛化,不容易出现。反而成了AI和人类共存的局面。开发者要更好的利用AI创造更多的价值,AI也会给开发者更多的精力去做更多的组合。未来5-10年,AI将渗透到开发者工作生活的方方面面。

这也是未来开发者数量会进一步增加的重要原因。不是每个人都是程序员,但是有很多非程序员的职位会被程序员设立。以销售为例。其实是有模式的。好的销售会对客户反馈做出一系列有效的回应。但是,这些行动和经验在过去并没有积累数据。如果将来数据积累良好,您可以使用此模型来培训以下销售人员,未来的程序员可能跟销售进行融合,再开发出新的销售模型.

第六问

吴洪声:是中国一个相对较大且开放的开发者社区。CSDN有没有考虑过任何方法来聚集赋能产业?开发商的力量

蒋涛

:我之前谈到过赋能开发者成长,我们把这个模式总结为「学、用、创」三个字。一方面,它通过内容、课程、书籍等方式帮助开发者学习。每个人都是学习者,但学习不是目的,学完了要用。另一方面,通过开发人员自己创建的工具,帮助开发人员提高能力,最终帮助他们创建产品。

以及开发者如何创造价值?我们帮他联系市场,考虑做什么产品。真的有价值吗?需要资金吗?我们可以帮助他更好地利用这些技术来创造业务和使用价值。这是赋能行业,帮助个人成长,帮助团队成长,帮助企业成长的过程。

第七问

CSDN在吴洪声:?发展国内开源软件生态系统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蒋涛:,开源是所有技术创新的核心推动力, GitHub在帮助开源生态更好发展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但在目前的中美关系下,我们需要建立自己独立的第三方开源生态系统,今年要发布新一代开源协作平台。

一方面,B计划作为GitHub。由于美国政策的限制,GitHub去年关闭了四个国家的用户,需要我们提前做好防范和准备。

另一方面,开源公司和项目,包括RISC-V总部,可能会更频繁地搬到瑞士。开源不应该被壁垒阻挡。为了使开源项目在全球市场上更好地发展,我们未来可能会与中立的第三方开源建立更多的合作,帮助他们更好地进入中国市场。

第八问

吴洪声:dnspod作为国内最早提供免费智能DNS产品的网站,在过去的十年里积累了大量的开发者和用户,我们复兴了Discuz!我们俩有没有可能一起为开发者做点什么?你能对我们的两种产品提出一些建议吗?

蒋涛:,DNSPod 传统的域名解析我们一直在用,非常好,可以被更多的开发者使用。围绕域名解析提供一些增值服务,我们可以一起做。包括重启Discuz!这是一件值得庆祝的特殊事情,Discuz! 在中国社区里起到了非常重要甚至里程碑式的价值和作用.很遗憾它在移动时代被打破了。现在开发者在社区浏览博客内容,也需要一些子社区功能。希望能找到一些合作点和Discuz!让我们一起授权给开发者。

第九问

作为一名吴洪声:,投资者,你有自己乐观或喜欢的领域吗?

我可能更喜欢蒋涛:.的科技创业领域。首先,我们了解科技创业者的优势和劣势。其次,我们认为,在未来中国进入工业互联网的下半年,应该利用技术、数据、产品来推动整个行业的创新。

所以,这其中,懂技术的产品很重要,懂技术的商务人士也很重要。我们特别看好这个领域。有技术背景的创业者同时面临产业互联网的机遇,技术服务和业务创新有很大的新空间。

第十问

吴洪声:,你多重身份,程序员,企业高管,投资人,哪一个对你最有成就感?

蒋涛:做企业家给我最大的成就感,相当于养自己的孩子。程序员的骄傲在于做出一个大家都在用的产品,会有很大的成就感。

就像当年我们开始的一样,金山词霸依然存在。我们可能还有10年的黄金,肯定需要让后辈来。

第十一问

吴洪声:,让我们谈一个残酷的话题。你如何看待传闻中的程序员 35 岁危机?据你所知,大多数程序员在35岁后会去哪里?

蒋涛:,事实上,我们看到美国的许多开发商都是白发苍苍的,即使他们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0年前。编程本身没有直接的年龄限制,我们可以跟上技术的更新。最典型的例子是老陶(陶建辉),52岁还在创业。他自己写代码,打开给GitHub。包括我认识的最早的一个WebEx程序员,即使在成为思科副总裁和亚马逊高管之后,对代码和很多技术还是有很深的了解,甚至会写一些代码。

所以,我觉得35不是障碍。在中国,人们认为技术岗位应该在35岁时转移到管理岗位或业务岗位,因为技术在他的公司没有真正的关键价值和作用。对于一个技术驱动的公司而言,不断更换新人并不是好事,技术要有一个积累的过程,应该鼓励这些技术人去提升,对技术人员的回报或薪酬、等级要相应地跟管理平行,这样的技术公司将来会越来越多。

但是随着年龄的逐渐增长,我们也需要不断的学习。国内很多程序员都会争论哪种技术更好。其实每种技术都有适合自己的解决方案。我们要抛开对技术本身的“宗教信仰”,在什么情况下应用最好,技术人员的心态要调整。

许多陷入35年危机的人可能会面临这样的困境,即很难转向新技术,因为他们使用的技术在某个时候没有市场。但从本质上来说,这并不困难,主要障碍是持续学习的能力.的存在

此外,对找到自己价值的增长路径.来说,计算机编程行业真的是浪中有浪,技术更新快,对每个人的学习能力要求更高,这也是35岁现象的一个主要原因。

但是35岁还是玩的一年,35程序员的现状分为以下几类:一群经验和技能都没有成长起来的人会面临更大的压力和挑战;有些转管理岗和业务岗的人年纪大了,意味着经验多了。我们猎头公司很多都是技术岗位转行的,华为也有传统。做产品和技术的人一定要卖一年,这样大家的技能才能更广泛的应用。开发者需要用户、市场和管理的结合来创造价值。很多人其实都是不自觉的搬到了这些岗位。

第十二问

随着吴洪声:,科技和商业的发展,互联网行业高薪和程序员稀缺的优势不复存在。一些30岁的程序员焦虑恐慌。你会给他们什么建议?

蒋涛:,我建议你拓展你的其他方面。专门研究顶尖技术的人还是少数。比如体育比赛中职业选手还是少数。我们需要更强的适应能力,一个人搞技术是打单项比赛,一个团队工作就要有管理、协同的能力.另外,如果你想看看你的产品是否能进入市场,如何销售,你应该适当地扩展你的经验和能力,学习一些管理知识,参加一些课程,我认为这是必要的。

如果有机会,一定要体验销售和营销。特别是对于想创业的程序员来说,积累市场和销售的经验,磨练自己的经验和人情练达的能力,建立自己的团队,充分发挥每个人的能力和优势是非常重要的。

此外,聚焦也是一个大问题。程序员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实现任何功能,但是做了很多之后就会发现,做好了就可以生根发芽,做更多的事情。这是基本常识,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申请创业报告,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这里讨论新的创业机会!

【干货】新基建热度不减。中国企业传播如何帮助数字转型

自今年年初以来,关于新基础设施的讨论有增无减。近日,来自CIO时代学院的记者采访了中国企业网络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企业通信”)总经理郭元达,结合新基础设施带动的企业数字化转型,对通信链路、云服务、数据中心、安全等行业的全面发展进行解读。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斯凯创业 » 吴红生十次问CSDN江涛:35岁以上的程序员都去哪儿了?
分享到: 更多 (0)